用新号码偷加老公的微信聊天(用新号和老公聊天)

围观群众:6
更新于

用新号码偷加老公的微信聊天(用新号和老公聊天)用新号码偷加老公的微信聊天(用新号和老公聊天)


周恒手里提着何梅爱吃的绝味鸭脖,呆呆地站在楼梯口,目光怔怔地看着一脸怒气,双眼发红,愤怒得像只洪水猛兽一样恨不得吃自己肉、拔自己筋的苏青。

他提鸭脖的手紧了紧,终究纸包不住火,这一天终于来了。可苏青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面前,他心里还是有点发怵。

毕竟夫妻十五年,而苏青从未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。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愧疚。可一想到温柔似水的何梅,无名无分地跟了自己五年,从未有过怨言,还给自己生了个乖巧可爱的儿子。他心里突然涌出源源不断的勇气。

他挺着腰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。

苏青飞下楼,对他撕扯又打又骂:“你这个没良心的,你说!你们都买了房住在一起了,你这个畜生,你还有没有良心,你们还有孩子!你他妈不是人,是畜生!周恒你个畜生还是不是人!你到底有没有心!”苏青情绪失控,带着哭腔颤抖着质问周恒。

周恒看着情绪失控,满脸泪水、又哭又骂的苏青,他心里烦躁不已,皱了皱眉头,脸上全是厌恶,心里的一丝愧疚已经烟消云散,甚至恬不知耻地认为苏青就是个无理取闹的疯婆子。

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苏青,苏青能拿他怎么样?他毫无畏惧。他就摆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,任由苏青打骂。

“阿恒你回来了?这是谁?你为什么打恒哥,再不放手我报警了!”一阵苏媚的声音质问着苏青。

苏青看着穿着性感,打扮妖娆的女子扭着蛇一样的曼妙身姿,从楼上走了下来,一张嫩脸似乎能掐出水来,一对勾人摄魄的媚眼带着警告意味地看着苏青。这就是何梅。

苏青停下了手,目光上下打量着何梅,心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何梅手腕上戴着某奢侈品牌限量版的钻石手链。是苏青一直很喜欢的,可价格就贵得咋舌,虽然周恒现在的经济能力,就算给苏青买十条,也足够负担,可苏青不是一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,家里的每分钱都是周恒辛辛苦苦挣的,她一直舍不得买。

现在想来,真是可笑,自己为老公省钱,却省到了别的女人身上。

脖子上戴着香奈儿的项链,身上穿的衣服,脚上穿的鞋子,哪一样不是奢侈品,都是自己心里喜欢好久,舍不得买的东西……越看,她脸越黑,心里难过又愤怒。

当看到何梅右手无名指上那颗璀璨夺目八克拉的钻石戒指时,苏青的眼睛一下子被刺得生疼。

一股更加燥热的辛辣的火焰苗子一下子燃烧起来,舔舐着她浅蓝色的血管,一直窜到她愤怒的眸子里。

“你报警啊!周恒是我老公,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还他妈有脸了,我今天不打死你这勾引我老公的人!”苏青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,像一头愤怒的狮子,扑向何梅。

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用力揪住何梅的披肩紫红长发,一只手狠狠地抽打着何梅的脸,脚狠狠地踢打着何梅。

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,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贱人。”嘴上大骂着,手里铆足了劲往何梅身上招呼。

何梅疼得龇牙咧嘴,好看的脸此时皱得像一团纸。她拼命地用双手护住了头,养尊处优的她对苏青的厮打毫无还手之力。满脸痛苦的何梅哭得梨花带雨地向周恒求救:“恒哥,救我。”

周恒看着自己心肝宝贝何梅被母老虎似的苏青欺负得死死的,再看何梅泪眼汪汪,像只小白兔惊慌失措的模样,他心疼不已。

周恒感觉自己心里有根弦已经断了。

他飞奔上去,扳开苏青死死抓住何梅头发的手。何梅得到了解救,立刻躲到了周恒身后,双手死死地抓住周恒后背的衣服。周恒回头用手捧着何梅的脸,看到她脸上有几条红红的抓痕,心疼不已。

他眼睛通红,对苏青怒目而视。

刚刚还哀求连连的何梅一脸得意,对苏青挑衅地笑着。周恒像母牛护犊一样死死地把何梅护在身后,看这样子想打何梅就要从他尸体上踏过去。

苏青已经愤怒到崩溃的边缘,她不管不顾冲了上去,她今天一定要撕烂这个不要脸的贱人。

看着苏青依然不依不饶,像个疯婆子一样大吼大叫,而何梅在自己背后瑟瑟发抖,周恒心里一股无名火开始燃烧起来。

“你够了没有?”“啪”他突然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苏青脸上,一个鲜红的掌印显现出来。

苏青捂着脸,怔怔地看着他,一脸难以置信。这个当初说要照顾自己一辈子的人,为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三,打了这个十八岁就跟了他,陪他白手起家,把自己最美好的十五年都奉献给了他的糟糠之妻。

苏青奔溃了,一巴掌让她的世界崩塌了。

她像疯了一样对周恒又踢又打。周恒觉得此刻的苏青就像只疯狗,而周恒也毫不退让,揪着苏青的头发,拳头像雨点一样不断地落在苏青身上。两人疯狂地扭打在一起。

何梅躲在一旁瑟瑟发抖,眼角却不停地瞄向扭打在一起的两人。虽然嘴上担忧着周恒,可那脸上有藏不住的笑容,笑得那是一个春风得意。

最后苏青的肋骨被周恒打断了两根,住进了医院,而周恒只是挂了点彩,有点皮肉伤。

苏青当时虽然失去理智,却没狠下心,而周恒却想置她于死地。要不是有人报了警,她估计已经在急诊室命不久矣了。

躺在病床上,看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,腹部传来清晰的阵痛,想着那个口口声声说照顾自己一辈子的男人,如今像对待杀父仇人一样挥着拳头毫不犹豫地砸向自己,苏青的眼里是一片灰暗,她的心彻底地死了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苏青自嘲地笑了笑,想想自己这十五年,过得真像个天大的笑话。

苏青和周恒是朋友介绍的。

苏青长得清秀灵动,而周恒长得有点差强人意。

宽额头,小眼睛,国子脸,朝天鼻,厚嘴唇,个子中等,整个人唯一能看的估计是皮肤了,周恒的皮肤温润白净,像一块上好的羊脂玉。

苏青对周恒没什么感觉,而周恒却对苏青一见钟情。

周恒虽然其貌不扬,可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可多了,他开始猛烈地追求苏青,对苏青嘘寒问暖,关照备至。

苏青是单亲家庭,母亲带着她独自生活,母亲整日为了生计奔波,所以苏青一直在缺乏关爱的环境里成长。

面对周恒的强烈爱情攻势,初入社会、内心单纯没有恋爱经验的苏青毫无招架之力,不久就沦陷了。

苏青第一次带周恒见苏妈时,周恒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,加上嘴又会说话,把苏妈哄得那是一个高兴。

趁着把周恒支出去买东西的空子,苏青妈拉着苏青郑重地说:“你和他不合适。”

苏青像二丈高的和尚摸不着头脑,刚刚还和周恒有说有笑,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的妈妈这时候变了脸,这脸像六月天说变就变,刚刚还艳阳高照,现在就阴云密布了。

看着苏青满头雾水,苏妈叹了叹气,拍了拍苏青肩膀,语重心长地对苏青说:“妈这些年在做生意,什么样的人都见过,这周恒只能同苦而不能同富贵,若有一天他有钱了,必定会辜负你。”

“怎么可能妈?你想多了,周恒不是那种人!”苏青立刻反驳苏妈。她现在已经中了周恒的迷魂汤,认为苏妈只是危言耸听而已,杞人忧天。

苏妈张了张嘴,想说点什么,看着苏青眼里一片柔情,知道女儿是真的动了情。

自己每天为生活而奔波,对苏青的关心极少,不知不觉养成了苏青倔强执拗的性格,不撞南墙她是不会回头的。苏妈叹了口气,“罢了,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,路你自己走吧。”

想不到苏妈一语成籤,现在看着躺在病床上喘口气都能疼到肺里的自己,真他妈像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周恒真的是只能同苦不能同甘。

当初苏青不顾苏妈的劝说,执意要嫁周恒。周恒家境贫寒,家里有三弟兄,周恒排行老二。

两人结婚,只办了个简单的酒席。周恒家拿了两万块的彩礼,还是借的。一间低矮的土房就是他们的新房,结婚的喜被都没有。新婚之夜,周恒抱着她对着天地说:“周恒以后一定要挣很多钱,带苏青过上好日子,对苏青好一辈子。”

苏妈给了苏青十万让苏青自个留着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

可那一年婆婆重病,家里已经借债无数了,其他两个弟兄给了一定的钱后,都不管不顾把责任推给了孝顺的周恒。

那些钱就像杯水车薪。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,亲戚能借遍的都借了。周恒一筹莫展。

看着愁眉不展的周恒,苏青咬了咬牙,把苏妈的告诫抛在脑后,拿出了十万块解决了燃眉之急。

可没多久,婆婆还是去了。

安葬好了婆婆,家里已经负债累累。为了还债,两人南下打工。

苏青记得,为了还债,两人每天都吃馒头配榨菜,喝的是自来水,住着阴冷潮湿的地下室,衣服坏了舍不得扔,缝缝补补再穿。每天都是从牙缝里扣着省。

苏青的手到了冬天就会皲裂,手上满是血糊糊的伤口,火辣辣地疼,一碰冷水,就像无数冰刀插进了她的手里,钻心地疼。

可为了能早点还债,苏青连买护手霜的钱都省了,愣咬着牙挨过了冬天。

一年后,两人有了点积蓄,就商量着打工也不是办法,等还完债不知何年何月。两人决定做小买卖。

由于两人经营得当诚实守信,再加上周恒巧舌如簧,处理人际关系游刃有余,人脉宽广,生意场上如鱼得水。两人的生意越来越好,越做越大。

不到五年,他们就把欠债还完了。

生意越做越大,周恒的应酬也越来越多,经常都是半夜回家。

这时苏青怀孕了。

苏青盼孩子已经很久了,当初她也怀过两次,因为条件不允许,苏青只能含着眼泪打掉了。

因为曾两次流产,加上小月子没有调理好,苏青的身体已经伤及根本,怀孕已经是极其不易。

医生叮嘱让苏青好好注意身体,最好卧床休息,因为身体的原因,孩子极其容易流产。

苏青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。

相对于苏青的十分重视,周恒却是无所谓的态度,似乎对孩子的到来不是那么的欢喜,甚至有点冷淡。

沉寂在为人母喜悦里的苏青丝毫没有察觉到周恒的不对劲,她以为周恒是因为事业太忙了,没有时间照顾自己而已。自己已经不是刚过门的小媳妇了,为这些事争风吃醋,斤斤计较又有什么意思。

周恒每天都很繁忙,早出晚归,很少待在家里。就连苏青生孩子,他都在出差。

苏青偶然一次看到周恒在网上下单买了一个高级婴儿车,心里又惭愧又高兴。同床共枕十年了,自己竟然还猜忌周恒对孩子不在乎。看到这婴儿车,自己对周恒的不满烟消云散了,原来周恒心里也这么在乎孩子,他只是太忙了而已。

几个月后,医院内。

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的苏青正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,看着身边躺着软软糯糯的一小家伙,心都要化成一片了。生了个男孩,名字很久以前苏青就想好了,叫周奇。

病房里,只有苏妈一个人忙前忙后地打理着一切的事情,周恒家一个人都没有来。打了电话给周恒,周恒却说自己正在开会,下班后再过来。苏青心里空空的。

“周恒在忙什么还不过来?你都生了,他还在做什么。什么事比老婆孩子还重要?”苏妈愤愤不平地抱怨。

“妈,你别这么说,周恒他在开会。”苏青替周恒辩解,显得有点无力苍白。

“什么会这么重要,我看他就是对你不在乎不想来。”苏妈看着还在替周恒找借口维护他的苏青,气不打一处来,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苏青:“早就说过他不靠谱,你……”

听到苏妈旧事重提,苏青脸沉了下来。

看着女儿脸色变了,苏妈识趣闭上了嘴,虽然心里有千万对周恒的不满,可苏青现在身体虚弱,不能动怒。她忍了忍,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周奇一岁了,苏青没见过那辆高级婴儿车,可当时苏青却看到了订单。

周恒的应酬越来越多,开始频繁出差。周奇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抱过一次,陪过一次。苏青以为,因为事业越来越大,周恒已经无暇顾及家里,她身为妻子,应该体谅丈夫。

朋友做生意,拉她合资。

因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闺蜜,苏青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一起入了伙。苏青从来没对周恒说过,周恒不知情。苏青现在十分庆幸周恒不知道这些,不然自己真的是毫无退路了。

现在,周奇五岁了,周恒没有陪过他一次,似乎他的成长周恒自始至终都扮演着一个旁观者。在他的心里,周奇只是一个流着他血的陌生人。

苏青没有去责怪周恒,因为她至始至终相信周恒只是太忙了。两人一起奋斗的艰苦日子,周恒怎么会忘记。苏青一直找着说服自己的理由,欺骗自己,在心里为周恒开脱。

可一天一个陌生女人打来的电话,把苏青所构建的一切幻想打破了。

看着手机上一个陌生号码不厌其烦地打来电话,苏青以为是哪个朋友换了手机,有急事。

苏青打开接听键,里面传来一个妩媚得能滴出水的声音,其中夹杂着丝丝急躁:“周恒在么?他儿子生病了,让他接下电话。”

看着在旁边玩得正高兴的奇奇,苏青心里咯噔了一下,“你是谁?”苏青沉着声音问。

“我是他老婆,阿姨,听你这声音你是他家保姆吧,麻烦你转告周恒,杨杨现在正发烧呢。谢谢你了。”对方用恳求语气低声下气地求着自己,似乎,苏青有点不近人情。

“嗯,好,一会我告诉他。”苏青的脸越来越沉,她真想拿把刀从电话里窜过去,劈死这东西。

“谢谢啊,麻烦你了。”对方似乎因为苏青答应了,十分感激。

挂了电话,苏青的脸上沉得可以滴下水来,内心一股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着。

苏青利用一个陌生的号码加了周恒的微信。

当看到微信上那幸福的一家人,苏青觉得周恒真是畜生,简直连畜生都不如。

那女人的儿子和自己的儿子是一天生的,最讽刺的是,还在同一家医院。

当苏青孤独地躺在产房内拼劲全力用命换来一个孩子(为了孩子,她选择了顺产),而周恒却在另一个产房门口焦急地等待剖腹产的小三,还发动态:今天是个又激动又担忧又幸福的日子,老婆加油,我爱你。还配上一幅小三大肚子的靓照。

最可笑的是,周恒的家人还在下面点赞发表评论:辛苦了,要好好对你媳妇。而周恒回:会的。

那辆高级婴儿车推着他们的孩子,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刺痛着苏青的眼,一刀一刀地割在她的心上。

原来,不仅周恒一个人欺负自己,周恒一家都他妈把苏青当白痴一样,任人拿捏。

周恒一直陪着周杨成长,一分一秒都没有错过,还带周杨和小三到处游玩。而周奇,周恒连动物园都没有带他去过。周恒给周杨买了一辆兰博基尼,还炫耀这是提前给他十八岁的礼物。而周奇从小到大周恒连玩具都没有给买过。

小三过生日,他还送了一条香奈儿的钻石项链,陪着小三一家去巴黎玩了一个星期。小三的父母有胆囊水肿,周恒尽心尽力地照顾他们,吃最贵的药,还买了一套江边别墅赠给他们,美名曰好环境对老人身体好。

下面小三评论:老公谢谢你了,么么哒,我爱你。

周恒对小三的家人千般上心万般好。

看自己,周奇生病自己一个人在医院照顾,而苏妈却没有得到周恒的一丝好,周恒看到苏妈都是爱理不理。苏妈病了,苏青打电话给周恒,周恒都是一个字:“忙”。

苏青毫不费力知道了小三的住所,还知道她的名字叫何梅。

今天,她单刀匹马,亲眼去看这讽刺可笑的事实。

呵呵呵,苏青摸着自己的脸,周恒打过的地方似乎还在火辣辣地疼。周恒这一巴掌打得真好,她真该谢谢他一巴掌打醒了自己,让自己从编织的梦里醒来。

一个月后,苏青出院了。自己受伤这件事,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一个字。她不想再让苏妈为自己伤心了,自己以前不听苏妈的劝告,识人不良,这后果自己一个人承担就行了。

自己就这样被人死死地欺负么?苏青咬了咬牙,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只会忍气吞声的窝囊废。这一切,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巨大的代价
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 金科常识网 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.

本文分类: 文化

本文标题: 用新号码偷加老公的微信聊天(用新号和老公聊天)

本文网址: http://sddljzx.com/wenhua/6785.html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